掌著心燈向前—— 讀趙武明新書《三生石上》有感

來源:嘉峪關日報2020年06月09日字體:

捧讀趙武明的新書《三生石上》,心就會隨著文字與思想的光芒行進和善悟。

《三生石上》無論是親情傾訴,還是人生頓悟,抑或天地自然,塵世風情,都從細微處入手,引出壯闊瑰麗的大景觀,大情懷。那燦爛若星斗般的篇章,到處都會遇到生命狀態和生活實踐的感悟,其文字表達出來的語意效果遠比想象,揣摩抑或評斷更悠長深遠,是一種精神之上超凡脫俗的完美呈現,讓身處都市亦能眺望到遠方風景。

《三生石上》著重語言的渾然天成,質樸簡潔。看似隨手拈來的詞語句式,又是那樣精當妥帖、勻稱和諧。這樣的語言書寫出的作品,清新典雅、酣暢淋漓。上天賜予眾生的眼睛,總能在紅塵萬丈里窺得般若、澄澈和慈悲。好書恰如一面鏡子,文字與讀者相互照見,產生共鳴,內在的升華和精神的滿足,令人神清氣爽,心生對美好的向往,給人以向上的力量。

趙武明的散文最基本的美學特質是浸透于作品的“真”。其文字是那種不加雕飾、無所依憑的樸素的“真”,自由、本真、誠摯、無畏,如嬰兒的眼睛。散文是承擔著先鋒的、探索的責任,真實地書寫自身、書寫這個世界。一位法國心理學家說:所謂想象,其實不過是記憶的重現與復合。完全沒有見過的東西,是無從憑空想象的。作家發現生活里的某種現象,有所觸動,感到其中的意義,便會儲存在記憶里,可以作為想象的種子,在時間的醞釀里發酵,在創作沖動最飽滿、最恣意的時刻破土而出。文學作品不是單純的生活原境的呈現,而是在原有印象,原型的基礎上提煉、升華,在適當保持距離時,才有美、真、善的可能。正如趙武明所言:一個人的寫作最重要的是要接上地氣,沒有地氣的寫作是水中月鏡中花,越到后來,越覺得文字的修煉是從生活中來,生活高于一切,藝術或寫作只是它的一部分,這個過程得提煉,感悟生活比寫作更重要和美妙。

事實上,一個作者能在自己的每篇文字里獲得新生,飛躍生命意義的迷霧,取決于他對世間萬物認識與思考的深度。這是趙武明散文的一個光軸,其作品所隱含的生活本質和生命本真的東西,不是直白地呈現,而是在反復閱讀、反芻并與生活場景的撞擊中,從人的心里怦然迸出的恍然頓悟。作者帶著對生活的全部感悟,對生活的一隅、一段反復審視,從而發現更深邃,更廣闊的意義。每個作家都是發自內心地呼喚美好生活。偉大的文學就在于以自己的方式,發出善意的聲響,讓人們能夠找到心靈安頓的地方,找到精神的棲息地。因此,偉大的文學總是把描繪的真實社會生活畫卷呈現出來,從而頌揚美好境界、激發優良品德養成。就寫作而言,看似平實、簡明的描寫,其實內部并不平靜,自我折磨,以及思想的不斷涅槃、蛻變、洗禮、更新,一系列的自省、塑構、甚至對日常的反叛,都深深地印染著血與火的煎熬。

詩性語言是一種敞開,由趙武明創作并出版的《空山寂語》和《三生石上》散文集通過語言來傳達表現情與景,表達所見,表達當下狀態,表達情緒,作為對世界的一種揭示性關系。關鍵是對一種特別的情緒的傳達,作為對通向存在的某種方式的揭示。這種情緒來源于生命與世界碰撞、打量后的體悟,遠離已有審美經驗和圖式的同義反復,它的直覺和體悟是自己獨有的。作為唯美散文作家,趙武明表達的更多是一種來自于靈魂深處的吶喊,這是他對人生的反饋或折射。因此,他的作品呈現的是另外一個領域或者世界,在閱讀中保持質樸而機敏的生命感知能力和生活表現能力。

文學是社會的良知,是心靈的備忘。精美純良的文字,會讓讀者感受到文學的力量和人性的光芒。


作者:子萌 責任編輯:韓燕玲 實習編輯:趙麗

嘉峪關日報
官方微信

嘉峪關新聞網
官方微信

手游游戏怎么赚钱最快 今日股票微信群二维 股票涨跌的机制 河北排列7最高 东方6十1专家推号 理财平台理财产品都一样的 江苏快3app官方下载 北京时时彩5分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15 湖北快3和值走势图 福建31选7复式计算表 湖南快乐十分复式投注表 上海11选5彩票网 新农开发股票 pk10大小单双口诀 北京快8开奖号码 体彩网足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