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月的風

來源:2020年06月12日字體:

北方的風總是很硬。

在寒冬臘月時,那風從北吹向南,風聲夾雜著樹枝的嘶吼,凄厲和寒冷往往令人不寒而栗。唯一能做的只有縮緊脖子,將身體盡力彎成弓形,迎著冷風暗暗做著較量,將風的阻力放到最小。

三四月的風就更不能描繪了,往往是狂風裹挾著黃沙撲面而來,天地的昏黃霎那間讓小城變得面目全非,眼到之處漫漫黃沙。當你搖頭嘆息的時候,風會立刻對你裸露在外面的發型下手,時而全部向左,時而全部向右,最可怕的是還會將你的長發全部吹向面部,令頭發在風中凌亂,并遮擋住你所有視線。

所以在三四月份你的發型基本是風說了算,還能乘機兌些沙石什么的。

六月的風就不一樣了,經過春風的肆虐和洗禮,風溫柔了很多。像換了個人兒似的,吹拂到你的臉上、身上,并帶著淺淺的笑意和淡淡的花香。當溫暖的陽光舒展地鋪滿我們全身的時候,輕輕巧巧的風正慢慢拂過我們的面龐。和冬天的寒風、春季的黃風相比,六月的風像一位經常無端朝你“發火”的小娘子,忽然就溫柔了起來,出手輕輕柔柔,眼波蕩漾令人誠惶誠恐,但我們又很享受的接受著。

那種快樂和膽顫的心情,南方人是享受不到的。

瞧,六月來了,六月的風也來了。

它帶著款款深情,在花叢中,在綠草間,攜著一縷縷清香拂面而來。悠悠的風,絲帶般將天地纏繞起來,所到之處,花開,鳥鳴,連水澗的魚兒也游得歡暢了。輕輕頷首的樹葉在風的指引下,搖動著青綠蒼翠的枝葉,催著樹上的花兒競相開放。那潔白如雪的槐花,悄悄露出小果的酸杏兒,隨著風的指引微微搖擺,將槐花和果兒的香味一漾一漾地散發開來,吸引著蜜蜂和花蝴蝶急沖沖地上下亂竄,著急地尋著這味兒找著花兒。六月的風則輕輕牽著這味兒,吹到每一個角角落落。

六月的風,輕輕柔柔,可以尋一處綠樹成蔭的角落,打開書本,安靜地坐下,與書中的人物進行一次有趣的心靈對話;也可以尋上一友,在六月的風輕撫下,悠然地行走在湖岸邊,將各自的快樂一同分享;還能尋上一群花枝招展的朋友,拿上彩色的絲巾,穿上鮮亮的衣裙,在陽光下、在花叢中擺出動人的姿態,任六月的風將手上的絲巾、身上的裙擺吹地動感十足,將仍然年輕的身姿永久地定格在畫面中……

六月的風,含著笑從身邊輕輕掠過。一株株淡黃色的小野花在風的撫摸下,悄然綻放。遠處的花香在風中彌散,叮叮當當的風鈴聲若有若無,似只在耳邊回蕩,又似乎飄到了很遠很遠……


作者:徐亞美 責任編輯:韓燕玲

嘉峪關日報
官方微信

嘉峪關新聞網
官方微信

手游游戏怎么赚钱最快 腾讯分分彩任选二漏洞 上海快3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燕赵福利彩票网排列七 安徽省十一选五开奖 幸运28被骗了怎么维权 15选5奖金额表 在线杠杆配资拾必选卓信宝 阿福图库3d图谜总汇图百度 湖北11选5基本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公告 吉林彩票11选五 山东十一选五预测 福彩七乐彩300期基本走势图 甘肃11选5遗漏数据 四川金七乐开奖结果图 好运3开奖结果